我和我的猫都想你了 第六章(3)-公子凉夜

2017-07-04
目录:> >

我和我的猫都想你了目录

(3)情窦初开

乔以南进来的时候,陆依刚好换上那套校服,在穿衣镜前臭美地摇摆。

“看,我像不像高中生?”她在镜子里看到乔以南打量的眼神,蹦蹦跳跳地转过身去,充满期待地问。

“不像。”乔以南毫不犹豫地摇头。

“哪里不像了?我还是这么瘦!这身校服对于我还是很合身啊!”陆依不开心地噘嘴。

乔以南的目光落到她胸前,做沉思状:“嗯,你高中发育得没这么好。”

陆依愣了一秒钟就反应过来,她的脸蓦地烧了起来,她往后一跳,双手交叉环胸,瞪着眼骂道:“臭流氓!”

乔以南好整以暇地看着她,也不辩驳。

陆依转了转眼珠子,转移话题:“你的校服还在吗?”

“怎么?”

“我们穿校服回学校逛逛吧?重返青春!”陆依一想到这个,就兴奋地蹦到乔以南面前,挽着他的胳膊。

“我的青春还在,不需要重返。”乔以南不给面子地道。

“那就重返十五岁嘛!”陆依摇了摇乔以南的胳膊。

“我不觉得十五岁有什么好的。”乔以南继续不给面子。

“哪里不好了?”陆依瞪眼。

乔以南低头看她,灼灼目光如日光照耀,他突然伸手抬起她的下巴,在她唇上亲了一口,道:“不能这样。”

陆依的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再次红了起来,但这次她没有害羞地低下头,她就这样仰头看着乔以南,红着脸鼓足勇气问:“乔以南,你这意思是不是说你十五岁的时候就喜欢我了?”

乔以南没想到陆依这会儿竟然还能理清这个逻辑,一时语塞,脸色变得有些不自然。

其实他并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她的,从一开始把她当作外来者,到后来把她当作家人,好像只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,他们每天一起吃饭、上课、朝夕相处,本质上其实很像兄妹,尤其是乔以雅天天对他耳提面命,要他好好照顾保护陆依。

于是他便充当了不怎么喜欢妹妹的兄长的角色。

第一次意识到他们其实并非兄妹,是在初三那年的寒假,那是寒冬里的晚上,乔以雅出差不在家,刚好碰到陆依发了高烧,老徐给她打了针后,叮嘱乔以南好好照顾她。

他第一次照顾人,显得有些手忙脚乱。陆依缩在被窝里一直喊冷,他便不停地给她加被子,最后陆依被被子压得要哭了,伸脚把被子踢了,他抓住她的脚想阻止她,这才发现她的脚冰冷得没有温度。

他连忙端来一盆热水,把她从床上拉起来,给她泡脚。

那应该是他这辈子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给别人洗脚,实在是很印象深刻的一次体验。

陆依的脚一直发抖,泡完脚后就匆匆缩进了被窝里,她泪眼汪汪地看着他,问:“姐姐呢?我想姐姐陪我睡觉。”

陆依和乔以雅的关系很好,她刚来时,乔以雅怕她一个人睡觉会害怕,所以经常陪她一起睡,所以生病的时候,她就格外想要乔以雅陪她睡觉。

“她出差了,今天回不来。”乔以南耐着性子解释。

发烧是一个很让人难受的病,人的意志会变得虚弱,脾气会变差,忍耐力也会变得很低,所以陆依一听到解释,顿时就哭得稀里哗啦的,一边哭一边继续道:“我要姐姐,我要姐姐……”

最后乔以南忍无可忍,冷着脸道:“别哭了,你再哭姐姐也赶不回来,快睡觉。”

陆依听了不但不睡,反而哭得更厉害了:“呜呜……我都这么难受了你还凶我……”

彼时的乔以南并没有太多的耐心,被陆依几番折腾之后,耐心已到极限,咬着牙问:“那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睡?”

陆依在被子里自顾自地抽噎了一会儿,才睁了睁哭得红肿的眼睛,道:“姐姐不在,要不你陪我睡?”

乔以南在原地愣了一会儿,陆依见他一副抗拒的模样,瘪着嘴就要继续哭,乔以南已经掀开被子躺了进来,硬邦邦地道:“好了,快睡!”

陆依这才消停,她窝到乔以南身边,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,双手抱住他的胳膊,嘟囔道:“你身上好硬,靠得好不舒服,一点儿都不像姐姐,香香软软的。”

乔以南浑身僵硬地任她靠着,明明都牺牲自己陪她睡觉了,还要被嫌弃!

过了许久,陆依才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,她的身体因为发烧热得像个火炉,呼吸也是烫的。乔以南也不敢睡,时不时地伸手去探她的额头,一直到后半夜,她的温度才降下来。

乔以南这才放心,闭眼就要睡过去,陆依却突然一个翻身,半个身子都挂在他身上,她将脸埋在他的胸膛上,还自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,浑然不觉他的僵硬。

那天晚上,乔以南一夜未眠,心底深处有隐秘的情愫悄然波动,连他自己都未曾察觉。

很多时候乔以南都会想,也许一切就是在那时候发生了变化,他终于意识到他们不是兄妹,他们是正值花季的少年男女,而男女——有别。

那晚之后,乔以南每次看到陆依,都会觉得有些不自在,他不能再坦然地把她当成一个普通人,他年轻的双眸里,第一次映入了女生的身影。

“你就承认吧,都被我看穿了!”见乔以南许久不说话,陆依哼了一声。

乔以南回过神来,莞尔:“嗯,我承认。”

陆依其实只是虚张声势,没想到乔以南还真大方承认了,她的心里顿时涌出一阵惊喜:“啊,你真的喜欢我?那你为什么表现得很不待见我一样?”

“有吗?”乔以南皱眉深思。

陆依点头如捣蒜,语气里充满抱怨:“你各种不爱搭理我,各种不待见我!”

咳,乔以南的目光移到一边,那时年少气盛,不愿意承认自己会喜欢她,所以表现在外的和心里想的截然不同。

陆依见他别扭的模样,忍不住扑哧一笑:“好啦,好啦,只要你今天穿上校服陪我回英领,我就原谅你。”

乔以南瞥了陆依一眼,不作声。

“你要是不穿,我就一个人回去。”陆依强调。

“……”乔以南沉默许久,终于开了口,“你先去楼下等我。”

“噢耶!”陆依欢呼一声,欢快地下了楼。

乔以南回了房,翻出英领中学的校服,他皱着眉挣扎了一会儿,最终认命地穿上,衣服和裤子稍微有些小了,但也能将就,只是,他一个大学教授,却穿着高中生的校服,终归有些不忍直视。

乔以南没再看镜子,直接下了楼。

他一下楼,就听到了陆依忍俊不禁的笑声:“哈哈,乔以南,你的衣服好像有些小哎。”

“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不长高吗?”乔以南哼了一声。

陆依噘了噘嘴,深觉自尊心受损,上前就拽住乔以南的领带,拉着他往外走。

“哼,把你自行车找出来,今天你载我去!”

英领中学的学生大部分都非富即贵,所以每天早上和傍晚,都能看到各式豪华轿车停在门口接送他们。

乔家二老是环保人士,乔以雅又是个喜欢健康生活的人,所以基本不会专门让司机送他们上学,而是每人配备一辆顶配的自行车,让他们骑车上学。

好在乔以南的自行车虽然多年不用,但仍然保养良好。

管家帮乔以南把自行车推出来后,看到乔以南和陆依的造型,有些憋笑地转过了头去。

乔以南全程做镇定状,心里却早已有一万头神兽奔腾而过。他到底是哪根筋不对,竟然会答应陆依这个荒唐的要求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