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与月光为邻番外小剧场之清知番外 《此生已忘言(下)》-丁墨

2015-12-04
目录:> >

#清知番外 《此生已忘言(下)》

“疼死了……”她嘀咕道,一转头却望见他的胸膛,顿时就跟针扎似地转过脸去,“你为什么不穿衣服?”

他真的非常无奈:“清知,我刚洗完澡……”

她不吭声了,两人离得这么近,又是夏天,她穿得单薄,他身上还有微湿的水汽。他忽然伸手,在她的脖子上碰了一下。清知完全不明白他这个举动的含义是什么,却感觉到半边脖子都烧了起来,像是都残留着他手指的温度。

“那我下次再来。”她挣脱他的手,走进了银光里。即将消失前,又回头看了他一眼。四目凝视,竟都怔忪。

第一次亲吻,是在从沈家庄园,回她家的路上。那时他们已经非常熟络了,清知站在庄园外的小路上,等他出来。然后两个人,一路慢慢地走。

她跟他说起这晚穿梭时,看到的一些好玩的事。他则跟她说,这些年在这边的生活,和一些朋友。

到了她家楼下,她依旧是一副什么都不太在意的模样,说:“那我上去了。”转身之时,手却被他拉住。

“清知,我……”他顿住,唯有那双眼睛,那么漆黑澄澈地看着她。

清知想把手抽回来。

没抽动……

她用脚一踢肮脏街道上的碎石:“你想干什么?”

他什么也没说,手上一用力,就将她拉进怀里,低头掀起她的面纱,吻了下来。

这是清知第一次跟男人亲吻,他的嘴里,有清淡甘甜得如同水果般的味道。他吻得很温柔,又有些青涩的急切,像是怕她抗拒,又怕她跑掉,所以把她抱得很紧。吻了好一会儿,只吻得她全身发软,才缓缓松开她。

然后,就是两个人的脸靠得很近地看着彼此。夜色那么黑,他们拥抱着,就像两个无家可归的小孩。

“清知,我可以……这样对你吗?”他轻声问。

清知的脸彻底红了,但她向来淡定,也不太擅长言语。于是她神差鬼使模拟两可地答了句:“还行吧。”

然而这样的回答,已经看到他展颜笑了。清知望着他的笑脸,只觉得他身后的满天星星,仿佛都要坠落在他的眼底。

然后就在他的目光中,脚步都有些飘忽地上了楼。

就这样。她想,一切都刚刚好,那么的好。生命中第一次出现,她想要留住,并且也许可以留住的人。

她要每一步,每一步,用尽所有真心和力气,跟他走下去。

第一次看到他的分身们,是在个薄雾未散的清晨。她被他带到山顶,睡意未完全醒透,还有些生气:“穆岩,你真的不用向我证明什么。”

穆岩却头一次对她执拗。因为相识了这么久,对她讲过那么多的事,最近他才知道,她居然是不太信的,甚至以为都是他的呓语。

当第一缕阳光从山巅升起,他牵着她的手,站在石林前,说:“也许会匪夷所思,你不要害怕。”

她答:“世上没有能让我害怕的事。”

他微微一笑,然后抬手,就这么拍了拍其中一块石柱的顶端。

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。她看到石柱突然开裂,成了好几块,然后竟然站了起来,依稀是个人形。她看到“它”的石质表面,迅速分解变化,看到坚硬变得柔软,看到灰暗变成白皙。
她看到“它”扭动着僵硬的四肢,在她面前站了起来。轮廓身形逐渐清晰,它抬起湛黑的眼眸望着她。

依稀,就是另一个穆岩。

她心头巨骇,说不出任何话来。而身旁的穆岩见状又轻轻拍了它一下:“继续睡吧。”

于是它又在她面前,将刚才的过程,反向进行了一遍。

它变回了一块石柱。

“是不是吓到了?”他在她耳边问。

清知静默良久,答:“你让我缓缓。”

然而这天下山时,她却问他:“所以,你跟我说的那些事,都是真的?”

他默了一会儿,答:“清知,我对你讲的每一句话,都是真的。”

“所以你带着这些石头,一个人航行了数百光年,才来到地球?所以你已经没有母星了?”她望着他,“所以……你会拥有无穷无尽的生命,而这几年,一直一个人努力适应着地球的生活?”

他看着她答:“是。”

那晚,清知回家后,睡得极不安稳。到了半夜,终于爬起来,直接跳跃到他的卧室里。

他已然安睡。

他说过,虽然来自超级文明,虽然拥有无数分身和无尽寿命,但他基本只是个普通男人。

他连睡觉时,都是安静可爱的。眉目平和,面容放松,双手轻轻放在身侧。

清知在床边看了他好一会儿,低头轻轻在他脸颊一吻。

她想,这个笨蛋,厚道又木讷的笨蛋,什么时候,才会对我表白?什么时候,才会明白,我早就想跟他在一起了。

……

那晚之后,清知再也没有见过穆岩了。

他就像空气一样,消失在她的生命里。无论她在夜色中穿梭多少次,去每一个他们去过的地方,也找不到他的身影。

研究室里从此沉寂,除了傅琮思,看不到别人的身影;朱馆长的家里也没有,她看到许多次,朱馆长站在家门口,神色凝重地眺望,然后还对身旁人嘱咐:“如果穆岩来,一定要告诉我。他到底去哪里了?”

她也登上了每一座山峰,可是唯有寂静的石林,与她对望着。风吹过树叶,发出沙沙的声音,像是它们也在无声对她倾诉,心中的牵挂。

她也曾花钱遣人,去敲沈家的门,佯称是穆岩的朋友,一时找不到他了。结果沈家上下,无论所有人,都统一口径,说穆岩前几天就离开了,他们也找不到。

她甚至在某个夜晚,直接跳跃到傅琮思背后,用刀抵住他的脖子,冷冷地问:“穆岩呢?你们到底把他藏在哪里去了?”

傅琮思震惊莫名,竟然不怕死地转头望着她:“……是你?你为什么要找他?”

“他到底在哪里?”

他缓缓答:“他去了很远的地方,你不要再找他了。你到底……”

清知不可能真的杀了他,转身就走了。

去了,很远的地方吗?

她坐在屋顶上,抬头仰望星空,想,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所以他来不及道别,才暂时离开地球。对,一定是这样的。

那她要不要等他?

等吧。虽然他有无穷无尽的生命,但是她也有好几十年,可以等,她等得起。

后来,沈家就开始大兴土木,而一向深居简出的朱馆长,居然一反常态,为他家测算风水,并且力荐沈家从山上移了许多块石柱过去。

好几个晚上,清知站在沈家的楼顶,冷眼看着他们把石柱,一块块镶进墙里。隐隐间,她似乎有了某种预知,却完全不愿意去深想。只是每一晚,都在沈家的角落,徘徊等待着。

跟它们一起等待着。

等他终于回来。